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故事 >

续招娣之死——矛盾

发布时间:2020-03-24 10:46 类别:情感故事

  招娣姐死了,我每天就像幽灵一样,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我的孩子已经不吃我做的饭,不和我说一句话,我住的房子,甚至就连我房子门前的半个院落,我的孩子,我的家人,都很是憎恶的不愿意往这边走走看看。有时候,我拿着我在农贸市场买的农药,想一口气灌下去,一了百了这种痛苦难堪的生活,但是我总是下不下决心,一想到死亡,就会想到蛆将我蠕动成骨头架子时,一种恶心让我呕吐的天翻地覆……

  我知道,招娣的死是痛恨我们这种见不得光的恋情,有时候,我都害怕用我的眼睛看着人说话,每当看着有人看我时,我的脊背上就会冒着一丝丝恐惧的凉气,让我心悸,让我心慌气短……

  我真想逃离我的家庭,反正他们都很恨我,反正招娣姐的三年纸已经烧了,为什么魏林和我不能重新组合我们的家庭?可是,我一看到他,这个让我的内心融化了男人,总是下不了决心,我一次次徘徊在他上课的学校里,想趁着夜色和他摊牌,可是每次见到他,他像热情的公牛一样,让我融化在他美妙的荷尔蒙里,我像吸足了鸦片一样的烟鬼一样自我陶醉,自我满足……

  其实,我们三个在县城上高中时,我已经在朦胧的青春期里,等待着魏林的恋情进攻,默许着毕业后魏林家人向我提亲。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县城,同一个乡镇,同一个塬上的村落里,我们依然会用书信表达我们的心意。毕业后魏林做了民办教师,而我在父亲的关系里,填了合同在陕西秦岭的沟壑里的一家军办农场养兔子,三年以后,当我回家梦想着魏林向我提亲时,我才发现魏林已经和我的招娣姐结婚了,我伤心欲绝,我曾经想亲自和魏林大闹一场,可是招娣是我最亲的姐妹,还有我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随随便便去耍泼?后来又听了招娣的勇敢奋斗爱情,和村子里的买卖婚姻说不,我大哭一场后,母亲得知了我的心思后,打发了许多上门说媒的人,让我安定的在家里歇了一年。

  我失落的在招娣赔不是似的介绍下,和我的老公结婚了,这段婚姻就像无味的午餐一样,一闪眼孩子都大了,老公是一个中厚的人,每年有规律的像候鸟一样在早春出门跑新疆,再到十一腊月带着丰厚的收成回家。我的家里是村子里最早盖楼房的人,我把老公修建一新的院落,按我的思路,打扮的花团锦簇,在院子旁边有一片空地,我和村上商量好兑下来,我利用我在秦岭养兔子的技术,按我的思路自己种菜养长毛兔,虽然是小打小闹,不但一年下来完全能补贴了家用,而且还能存下一点点自己贴身的私房钱。生活是平静的,可是祸水像决堤了一样,一旦爆发了以后,我再也无法自拔,当邪恶战胜了自卫的本能,我再也无法清醒的做出抉择,一味地沉沦……

  公婆利用暑假领着孩子去走外地的亲戚,我早早的关门看我每天晚上关心的电视剧,然而这平静的生活就在那一夜,是魏林拿着孩子们的暑假作业和成绩单,聊了一会儿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后,就在我送魏林出门时,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本能的想推开他,他附在我耳朵边的气息让我颤抖,让我无助的晕倒在他的怀里……

  后来所有的人知道了我们,老公知道他这些年亏欠我,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变得比以前更沉默了,他待在新疆的时间比从前更长了,几乎都更愿意在新疆过日子,要不是孩子和老人,他可能再也不愿意回这个家。

  当招娣姐的死亡像暴风雨一样袭击了这个不大的村落,我从此以后就像一个幽灵一样,不敢在村落里走动,不敢和村子里的人打招呼,我想换一个地方,换一种方式生活,魏林,这个让我连骨头都能酥了的人,却不能将我从死水一样的家里拉出来,让我窒息在死亡一样的空洞里,矛盾让我再也没有脸面面对家人和孩子,魏林,我割舍不了,我也放弃不了,我就这样矛盾的一次又一次寻找魏林……
  (文/涂鸦)

下一篇

猜您喜欢...

本文作者

相关推荐

精品推荐

读文斋 管理员QQ(2959676741)
Copyright © 2012-2020 读文斋.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湘ICP备13001994号-1


上一篇:我想告诉你

下一篇:画一笔炊烟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