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美文 >

那屋 那人 那院坝

发布时间:2019-09-19 02:21 类别:情感美文
  睁开记忆惺忪的朦胧睡眼,是谁在时间的尽头呼唤那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我似乎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那红木大门里面轻轻的唤着我儿时的乳名,踏着平平仄仄的水泥石板路,延续在巷子深处是那阵飘散在风中饭菜香,合着那轻携扑面而来的泥土幽芳和草木气息。穿过紧闭的大门,我依稀看见记忆斑驳闪烁着的牌坊:堰塘坝。

  我轻轻推开大门,眼前的景色久远地像是一张泛黄的照片在逐渐变得清晰,定格的瞬间突兀的敲响了记忆深处的时钟,我仿佛听见扣响大门的厚重声,萦绕耳边又顷刻飘忽远去,我伸出手用尽全力去抓住它,但是记忆的白沙却惺忪地从指缝中慢慢滑走,那些光晕翻转斑驳陆离的碎片在散落,重组,拼凑,旋转……

  【楼板屋】

  老屋总是给人以大气恢弘的势态巍峨耸立,在我幼小的身板衬托下,显得格外高大而宽敞。老屋的正门是用朱漆刷成的红木板,排列得错落有致,满眼的庄重肃目,虽偶尔透着缝隙的光亮但作为年代感十足的建筑风格也算是相当考究的。老屋分两道门,正门的门槛非常的高,以至于童年记忆里阻挡我视线的总是那高高的门槛,也常常成为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嬉笑打闹的工具,童年玩乐时常被幻想成移动的交通工具,我们要披荆斩棘突破重围就得迈过那道高高的坎儿,这也造就了儿时我双杠技艺的出类拔萃。

  左边的小门是侧门,一走进门里便会夹杂着吱吱嘎嘎的伴奏,究其材质是高度一致的木板悬空铺平的,上面老式木质家具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其中最显眼的要数那两架具有年代感的床了,配上外婆放置好的缎面床铺,古朴而大方,精致而优雅,金黄闪耀的龙凤花纹在加上镂空雕栏的挂钩,这种搭配的床绝对是典雅的象征。

  喜欢刻意踩着木板的感觉就像模仿踢踏舞的节奏短暂而清脆,干净而利落。这条长长的木板屋连接着内院,与走正屋的路径有异曲同工之效。木板屋的光线极其暗淡,一入内便昏天黑地,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靠一盏灯才能点亮整个房间,因此这也成了我儿时躲猫猫的重要藏身之所,凡有小伙伴藏匿其中必找寻不到其踪迹。还记得有一次我藏在衣柜里甜蜜的睡着了,最后闻着饭香才醒了,可小伙伴们却早已没了踪影。

  【堂屋】

  从朱漆大门处迈过高高的门槛而进入的正屋,屋内阳光和煦光线极好,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正中摆放着的三人位皮质沙发,右手边又是一张古老朱漆雕龙花床,镂空设计雕龙画凤式样,样式栩栩如生无不慨叹工艺超群,巧夺天工之妙哉,中间雕刻灵动的图案恰巧挡住空墙面,左右各装两个对称的风格一致的古韵抽屉,我总是喜欢去翻抽屉,带着无限的期盼翘首以待由我开启抽屉里尘封已久的珠宝黄金或是祖传的藏宝图,却往往以断了的线头和废旧纸片而终结我的幻想。

  雕花床有很高很高的铺面,因为在踏脚处会设置很高的床位,只依稀记得如果不攀爬桌椅的话是爬不上去。因此为了方便上铺,床的两头都正摆放着两把竹椅,也为了方便供来客座椅使用。

  床对面是用报纸平平仄仄铺就的背景装饰墙面,简单大方略显年代感,上面挂着的黑白照片却别有一番韵味,其中不乏有母亲知青时的写真照,有大小姨的结婚照,还有我和兄弟姐妹的合影,虽然很多记忆已经消退,但是模糊的寻觅当中的乐趣也不乏是一种回忆的沉淀,想念在堂屋里的欢笑与泪水,嘈杂与熙攘,人来人往与嬉笑打闹。

  那挂在相框旁边的鸡毛掸子是我儿时最忌惮的武器,每当我撅起嘴巴,开始满屋子乱串的时候就是外公拿着鸡毛掸子开始追逐我的时刻,外公总是不嫌其烦的穷追不舍并高呼“你这个打败仗的”“你这个砍脑壳的”,然后当外公气喘吁吁暂停的时候,我就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面前做鬼脸,这就是我忙碌的儿时时光,也是我最怀念的那些曾经。

  【小院】

  穿过堂屋的过道往里走就呈现出别具特色的小院,一年四季的葱郁,伴着泥土芳香和那总是悬挂在院子东南角落里待摘的大南瓜。记忆中的南瓜总是没人去采摘即便等到瓜熟蒂落,即便是化土护泥依然地装饰着满载收获的小院。水泥砌成的洗衣台是外婆常常办公的场地,却也被我们时常作为临时搭建的舞台,也许就是踩在那台上就可以看见远方吧,也许可以眺望嶙峋的瓦片吧,或许是我们未曾想过的将来,我们依然自得其乐的演绎让人无法捉摸的舞台剧,我们依然带着灿烂的微笑去浅尝那前仰后合的人生百态。

  踏过青石板台阶,任凭雨水清刷的苔痕依然顽强而扎实,滴落的雨珠淅淅沥沥的敲击着盆罐烂锅,合奏的美妙音乐,宛如天籁唱响天际。喜欢枕着蛐雀蝉鸣之音悄然入梦,梦境里纯美而白皙,甜蜜而清香,不愿醒来,但当那阵阵饭香从青石板小径的尽头随风飘散之时,我知道那是外婆开始施展她技艺的魔法了,等待我的就是珍稀佳肴。径直走进去一眼可观的是柴房门口长长的桌案,上面摆满了油盐酱醋等调味瓶,抬头凭栏眺望,小院里的风云变幻尽收眼底。

  桌子的旁边便是灶台了,具有年代感的灶台生火是用木材做引,因此柴房里总是堆着取之不竭、排列一致的木材,已经忘却了如何将红薯埋入渐熄火堆中的美味,也似乎淡忘了那升起的炊烟时缭绕房间的如梦如幻,只依稀记得外婆那熟悉的身影总是出没于云雾蔼蔼的柴房,若隐若现,还有那呈现在正中方桌上的美味佳肴,后来无论我如何尝遍天下美味却再也寻不见外婆所做家常菜里的半分气息,也许那个菜里融入了外婆的魔法,也许是在那个菜里夹杂的是对亲情的思念,直到如今念念不忘的依旧是外婆的经典菜系,回忆着若能仿之七八分已然足够我欢欣雀跃了。

  【邻居有位程淮秀】

  院里总是充满着欢声笑语,回旋着童年里耳熟能详的电视剧插曲,对于长长假期里那翻来覆去经典电视剧的轮播是足够让人欣喜若狂的,每每是《西游记》、《新白娘子传奇》、《封神榜》霸屏之机,便开启了奔赴电视机前的号令,全家老少簇拥着坐在堂屋里开启观剧模式。

  还记得有一年《戏说乾隆》戏虐之时,浮想联翩巧冠名目的我们成功的为院坝内的小伙伴更名,其中刚好有位陈姓小伙伴因其名字中有秀而被我们亲切地称呼其为“陈淮秀”,后来这个名衔可一直追随了他好几个年头。 “陈淮秀”腼腆却有容人之量,尽管被我们这群小伙伴们开玩笑但依然面不改色地参与各种娱乐活动。

  还记得夏日午后,天气干燥的闷热不见一丝风拂过,百无聊赖之际大家便相约在院内乘凉,伴着打牌聊以慰藉,这时“陈淮秀”会被大家拖着一起玩耍,愿赌服输的他也会参与大家的各种惩罚计划,无奈的被贴纸条或者围着院子罚跑等方式。

  除此之外最为惊险的娱乐方式要数打羽毛球了,如果羽毛球飞到屋顶的瓦片上是非常难找回的,但是长此以往积累了太多的羽毛球就只有搭乘扶梯才能全部收回了。这可是非常危险的动作,“陈淮秀”当仁不让虽战战兢兢却也让我们一睹了他英勇的气概,正当小伙伴们竖起大拇指之际,大人们出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却单单忘记了还在瓦片上捡球的“陈淮秀”,后来被大人们严厉地斥责之后淡淡地说“JIO(四川话“脚”的意思)都KU(四川话“蹲”的意思)麻了”,我们便捧腹大笑,自此之后我们再相约打羽毛球可不敢打太高了以免再次尝试飞檐走壁之险。

  那些欢声笑语,那些草长莺飞,那些散落在记忆深处的碎片一次次的敲击着生命的时钟,让我始终相信在那个片段中会有永恒的停驻,会有我童年时最纯真的笑容,会有我那时年少的梦和坚定的步伐,那些追忆的逝水年华已然悄然远去,定格的瞬间仍是旧时的事与景,反反复复,回旋至今,永难磨灭。

  【作者的话】童年的回忆总是刻骨铭心的,那些历历在目的片段时刻闪烁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感念旧恩,难忘亲情,想念外婆的家,思念那个只能尘封的旧时模样,虽已物是人非,但深入骨髓的爱却从未磨折消散,外婆我想你,在你离开的七年时光中,只能用文字来抚平我聊以寄慰的思念,如果有来世我希望再与您共续祖孙缘,我一定会珍惜每一个有你相伴的时光
  (文/梦雅)
  

上一篇:诚而无欺 信而守诺

下一篇:生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