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美文 >

谍海玫瑰(二十七)

发布时间:2019-10-18 10:00 类别:情感美文
  (二十七)

  廖小伟吹着口哨刚走进荣军俱乐部的旋转门,就没有逃过凌月娇锐利的目光。她了解这个公子哥,曾垂涎于美色,狂热的追求过自己,有时候甚至不惜借助于父亲的权力。

  说实话,凌月娇心里是有愧于廖小伟的,当年枪击曹政的时候,她就利用过他。还差点把他陷入牢狱之灾的窘境,后来廖忠民出面才算平息了此事。看是无心之举,但某种程度上还是让廖小伟充当了一次挡箭牌。因为她知道,在济南这块地件上也只有廖小伟遇上这样的事才能够化险为夷。

  也正因为此事,廖忠民开始暗暗观察起凌月娇。这种想法正好与汪奇勋不谋而合,他们同时认为这个处事冷静果断的女秘书,在很多重要场合都闪现过身影,这是巧合吗?显然不是。却又找不出任何破绽,这让廖忠民感觉就像猎狗咬不到浑身竖起利刺、缩成刺球的刺猬一样无从下口,只能焦急的在外围打转。其实在军统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很多,要么做了上司的情妇,要么?了王孙贵族或商贾名流。但凌月娇一枝独秀,一直很安分的过着上班、下班、回住所三点一线的生活,这更让她的一举一动充满了神秘色彩。

  现在凌月娇和段世坤又掺和到了一起,廖忠民心里突然涌现出一桩往事,这件事可以说让他一直萦绕于怀,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扔不能释然,就是廖小伟在泰安发生的那次蹊跷的车祸。

  后来廖忠民命高进和庞士安亲自去过现场探查,结果是货车刹车印长达三十公尺,并且印痕靠公里的右侧形成一道漫长的斜线。也就是说小伟的摩托车是被硬硬挤下去的,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他有足够多的处置时间逃生。看来作案者是不想要廖小伟的命,如果是那样,大货车和摩托车迎头相撞,结果一目了然。更让人感到诡异的是,肇事货车和司机出了曲阜城居然凭空消失了,高进和庞士安费尽周折但却一无所获。

  “是暗示或者警告。”这是廖忠民根据高进和庞士安在现场探查回来的资料,第一时间做出的判断。

  看来这是一次精心布置的谋杀,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小伟又知道些什么、做了什么?廖忠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段世坤假惺惺来医院看望重伤的小伟时,廖忠民偶然发现了他脸上露出一丝放心和坦然的神色,甚至在镜片后那双阴沉的目光中还能读到更让人心惊的东西。这种印象深深印在他的记忆里难以忘怀,从此对这位作战处长也多了份莫名的警觉。

  廖小伟病情好转时,廖忠民曾问起他事情的经过。廖小伟告诉他当时大货车在行驶中突然变道向他撞来,他进行了紧急避让,由于车速太快,只记得摩托车冲出了路面,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么在这之前,司令部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吗?”

  廖小伟想了想说就在他发生交通事故的前几天,在城南山坳中发现了作战处王副官的尸体。

  听了廖小伟的话,廖忠民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么说来绥靖区司令部内也许发生了内讧,小伟可能看到了不该看的,或者听到了不该听的,为了让他闭嘴,所以才遭到了暗算。这种推测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他不知道正是廖小伟私下里调查王副官的死因,才酿了这起车祸。从某种程度上说,廖小伟这叫引火上身。

  但不管怎么样,能干出这件事的人,根本就没掂量掂量我廖忠民在济南的份量。廖忠民气的后槽牙咬的“咯咯”响,但苦于手上无真凭实据,所以也就强忍着这口“窝囊气”。可世上万物有因才有果,他了解儿子活动圈子很小,除了上班就是酒吧。相信酒吧的人没有这个胆量敢动这个心思,那么最有可能问题就出在作战处。因为王副官的被害和廖小伟的车祸相差时间很短,又都是作战处的人,作战处长段世坤自然成了关注和聚焦的中心。诸多因素加在一起,这个名不转经传的人物逐渐引起廖忠民的怀疑。直觉告诉他,小伟的车祸与段世坤肯定有关系。现在又听说凌月姣和他粘到了一起,相信这绝对不会是单纯的男欢女爱,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然说不上具体什么事情。一直想抓住段世坤的把柄,为儿子好好出口气,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他拿起话筒打给庞世安,命他立刻派人秘密监视段世坤的行踪,有可疑情况马上报告。

  打完电话,廖忠民仰望夜空,深邃广袤的天宇中一轮明月高高悬挂,淡淡清辉撒满大地,把这座秀丽的城市笼罩在静谧和安逸之中。

  庞世安接到命令不敢迟疑,立即安排手下按计划行动。不多时,在解放路和历山路交汇处便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而此时脱掉罩衣的凌月姣身着一袭紫红色的丝绸上衣,伴随着唱机传出的优美旋律,正轻轻扭动腰肢。她时而轻舒玉臂、顾盼生姿,时而急速盘旋、衣裙飞舞。虽然不是在光彩夺目的霓虹灯下,但依然显得风姿绰约、美貌绝伦。特别是湿滑柔软不断随着高耸乳房而微微抖动的衣衫,再加上悬垂于脖颈及肩头的几缕青丝,使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的段世坤早已经急不可耐。虽然喝着红酒,但依然觉得喉咙发干、发涩。他一直在琢磨,眼前这个女人优美的身躯里到底蕴藏着多少神秘莫测的韵律,她淋漓尽致的舞姿充满了张力,如此的奥妙无穷带给人的除了陶醉就是虚幻。

  看到高兴处,段世坤怎能正襟危坐,不自觉的放下酒杯,加入到凌月姣的身边来。凌月姣体态轻盈的迎合着,并用旋转曼妙的身体有意无意的偶尔触碰一下他敏感的神经。段世坤欲火中烧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一把将凌月姣拖拽到床上,并敏捷的趴在她的身上。凌月姣口吐幽兰,看着面前这头发情的猛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种泰然的笑声倒让段世坤呆住了,他不明白笑从何来?其实这正是一个特工所做出的临危不乱自我保护的基本技能之一,这一笑,既能让对方感觉到莫名其妙,更重要的是扰乱了对方的心思,继而缓释了他的冲动频率。

  凌月姣对男女性爱之事并不陌生,从军统出来的女人每人都要经历这一堂课。今天她想利用自己的身体引诱段世坤,就是想尽快搞到城防图。但又不能让他急于得到自己,她想吊一吊这个老处男的胃口,所以才临时使用了以静制动的手段。没想到这招还真灵,段世坤果真败下阵来。他气急败坏的从凌月姣身上翻下来,走到茶几前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干了杯里的红酒。凌月姣则身起来,杏眼微眯瞟了一眼愤愤然的段世坤,然后笑眯眯的走到留声机前。这时那里还有什么舞曲,针头已转到最里层,发出“嗤嗤拉拉”的声音。关掉留声机,凌月姣坐在段世坤身边,把手腕轻轻搭在他的肩头,妩媚的望着他。

  又一缕招魂的体香进入鼻腔,再一次侵入段世坤的大脑,他感觉胸膛内那团即将熄灭的火焰瞬间又燃烧起来,手在发抖,牙齿在打颤。要征服这个女人,一定要征服她,段世坤在心里呼喊着,狂叫着把凌月姣狠狠的搂在怀里,在她的头发上忘情地嗅着、吻着。凌月娇并不挣扎,乖顺的半依在他的胸前。

  突然,床头橱的座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段世坤停下动作马上走过去拿起听筒。电话是司令部打来的,命令他马上把针对山东兵团春季攻势的作战方案草案送到司令部,因为驻扎在兖州由吴化文率领的第五路军即将进驻济南,作战计划需作一些适当的调整。其实从3月11-22日山东兵团发起胶济路西段春季攻势以来,在鲁中、渤海军民的配合下,共毙伤俘国民党军3.8万余人,收复张店、周村、淄川、博山、桓台、邹平、长山、临淄、章丘、蒙阴等15座城镇。国民党军损兵折将、节节败退 。

  段世坤哪敢迟慢,忙穿好衣服,打开保险柜拿出作战计划,然后对凌月姣温情的说:“宝贝,在家等着我 ,一会儿就回来。”临走在凌月姣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便匆匆下楼,接着就是汽车启动引擎和疾驶而去的声音。凌月姣掀开窗幔看段世坤驱车驶出视野,才警觉的把视线又回到保险柜那串插在锁孔里的钥匙上。她眉头紧锁,心头立刻升起疑团。为什么段世坤把钥匙落在保险柜上,是忘了?还是故意试探自己?但不管怎么样都要打开保险柜找到城防图。凌月姣下定决心,她浏览了一遍空荡荡的房间,再一次撩开窗幔看看外面。此时这座大都市已经沉睡在茫茫夜色之中,解放路上的灯光因为限电后半夜已经关掉了,一片漆黑,只有历山路上还亮着一溜昏黄的灯光。

  她悄无声息的走到保险柜旁,轻轻拉开那扇虚掩着的柜门,里面几个档案袋马上跃入了眼帘。凌月姣抑制住心中的兴奋快速的翻动起来,可一种失落感又随之而来,档案袋看完了也没有发现城防图。这让她陷入了一片迷惘之中,迅速把东西复位后坐在床沿上,脑袋里一片空白。

  城防图到底在哪儿呢?难道别的地方还有保险柜?她看着保险柜有些发呆,刚才满满的希望顷刻间化成了泡影。看来段世坤并不是个简单角色,凌月姣想着,眼睛无意间看到了保险柜上的马蹄表,奇怪的是上次她清晰的记得时间是十二点十五分,现在却是六点四十分,这是在后半夜,怎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时间呢?也许这是只时走时不走的坏表,可凌月姣放到耳朵上听过,上过弦也没有动静,分明就是一只坏表。

  那么这奇怪的时间又代表什么呢?

  凌月姣脑袋乱糟糟的,她决定现在应该离开段世坤的住所,不然他回来又要纠缠不休。想到此她立刻穿好衣服,旁若无人走下楼去。卫兵并未阻拦,忙打开侧门放她离去。走出门外的凌月姣抬头仰望满头星斗,长长吁出一口气。初夏的夜风吹拂着秀发,阵阵暖意袭来,让她感到身心疲惫后的无限惬意。

  而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走出段世坤住所的同时,副官也从一楼的杂物间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种得意的狞笑。原来段世坤在保险柜后面安装了窃听器,凌月姣翻动档案的声音被副官听的一清二楚并录制了下来。看来试探是成功的,从司令部回来听完录音的段世坤回到卧室,坐在沙发里沉默不语。他不能断定凌月姣到底是哪路人马?但有一点可以断定,这个女人接近自己确实是想得到什么东西。

  这个绝密的东西就是城防图,可以说它是打开济南城大门的一把钥匙。

  不管她是什么来路,段世坤决定把这个游戏继续下去,他点着一支烟,透过淡淡的烟雾看着保险柜上的马蹄表,嘴角一撇,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待续)
  (文/笔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