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美文 >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发布时间:2020-03-23 15:37 类别:情感美文

  依旧是平淡无奇的下午,吃过简单的午餐,怀孕九个多月的我按部就班准备去散步。从家里走到公司的五公里我已经走了无数次。在过去的九个月里,每天就是吃饭散步养胎睡觉。老公承担了所有的工作,婆婆做了所有的家务活。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后。相比起那些抱怨孕期要做家务要上班的姐妹们,我也许是最幸福的。

  严重的腿痛腰酸,我想可能是宝宝再给我暗示。我打电话给老公,还和他开玩笑说见红了,因为有了前两次的虚惊,老公变得不那么紧张了。随口说他手指割破了也见红了。

  一切一如平时的日子,吃过晚饭,一家人开始收拾洗漱,各自上床睡觉。轻微阵痛开始的时候,我们依旧在家里聊天。到了十一点多,羊水破了。大家都慌了。还好事先有准备,有些必要的东西早就装到了车上,老公提了睡衣和尿不湿就往楼下跑,嘴里喊着我先去开车,你们快点。婆婆穿着秋裤就开始东南西北到处找,生怕落下了什么东西。已经入睡的公公也是瞬间起来穿衣,我妈妈看我疼的不行,一脸的心疼,一时间,一个生了两个孩子40多岁的有经验的妈妈竟然手足无措。那一刻,我有点莫名的心疼。

  看着他们手忙脚乱,我便不慌不忙的下楼,整个下半身都湿透了,我有点担心。因为前不久老公的一个堂姐的表姐因为羊水流光了胎死腹中的教训让我们都心有余悸。也是婆婆一家人手忙脚乱的原因。只是大家闭口不提,毕竟小孩出生前说这些事情怕吓到我,也许还有些出于封建迷信吧。

  到了医院急诊,坐班的就一个医生,30多岁,穿上大白褂,体格娇小就显得更为单薄。六七个产妇都在排队等着,大晚上来大都是发动了,陪产的多半是婆婆和老公,产妇只有一个字就是痛,陪产的就只剩下急。而医生护士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显得轻松自然,可是陪产的家属一见这情况,更是火上浇油,忍不住大声喧哗。

  阵痛持续,间隔越来越短,疼痛级别加深,虽然我努力忍住不叫出声来,可是情一时间变得特别烦躁。看着老公因为一个缴费单子来回的跑,心里好像十万头怪兽要奔腾而出。兜兜转转,强忍着疼头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终于得到了医生的住院许可。

  8楼住院部。疼痛让我无心再去关注其他,每一次阵痛都要咬牙闭眼忍受,趁着疼痛的间隙,终于挪到了八楼的病床上。两个床一间的有窗户的病房。为什么要强调窗户的存在是因为我个人觉得没有窗户没有阳光就没有白天和黑夜没有安全感。同房的孕妈前几天已经生了宝宝,元气恢复大半,她老公绘声绘色的和我们描述整个生产的过程。我无心去听,只觉得疼痛难忍,之前看过很多关于生孩子的经验,也耳听了繁多的技巧。而此时此刻,觉得一点也用不上,只是盼着这疼痛能快点结束。

  老公陪在窗前,抓着我的手不知所措。每一次阵痛都开始难以忍受。老公半蹲在窗前,嘴里念叨着我陪着你,你疼就抓我。看着他心疼的模样。突然想起在孕妈圈里看到的那些关于生孩子老公要住在宾馆,阵痛时老公说是应该的的新闻,心情瞬间变得好一点。我告诉自己,要忍住,要保存体力。终于得终于,宫口开了四指,准备进产房。

  我又看到产检时无数次看到的那把黑色的轮椅。关于这把轮椅,我曾多次幻想出了各种各样可怕的场景。此刻却来不及多想,连续的阵痛让我坐立躺都难安。老公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我看到他头上微微的汗水,一丝安慰。到了三楼产房,留下老公,其他家属只能在外面静待佳音。

  长长的护士柜台对面紧连着摆放着十几张床,几乎躺无虚席。各种呻吟声交杂一片,让我本来平静一点点的心境一瞬间变得恐慌。和所有人一样,我也被安放在一个角落的床上,被护士示意各种警告之后便无人问津。只有老公一直守护在身旁。

  宫口开到五指。阵痛频繁,老公急的一遍遍的叫护士。经验丰富的护士走过来检查一下,说,还早着呢,别喊!整个产房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喊声,陆陆续续的有人被推上产床,一声声婴儿的啼哭传出手术室,加剧了我的恐慌和疼痛。我终于忍不住开始叫喊着疼痛,可是宫口依旧只开了五指,医生说阵痛过于频繁,一支安定让我安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等我再次醒来,转头便看到趴在床边的老公。白天一整天的工作让他疲倦难耐,此时却不敢打盹儿,就一直守着,担心着,安慰着我。药效过去了,阵痛再次侵袭,这一次再也忍受不了。护士建议起床走走。厂房里每个床前都放着一个粉色的健身球,这会才知道是用来坐的。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来安放自己疼痛的下半身。老公想办法讲笑话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每一次疼痛的间隙,我们开始闲话起旁边那些拼命哭喊的产妇。可是这种稍微的舒适是短暂的。

  宫口开到7指,疼痛难忍,医生告知疼痛时不能用力,要强忍着。阵痛时老公拍着我的背安抚着我,现在想来特别像是安抚自己哭闹的女儿。每次想到都是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我无数次在想,如果没有老公的陪伴,整个生产过程会变得更加痛苦。随着一阵阵忍受不了疼痛,我也被推上了产床。出于生产房间卫生考虑,医生把一直陪着我的老公也隔在了门外。

  在听到宝宝第一声啼哭之前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只记得医生说用力还有各种命令。

  本以为在宝宝出生之后,一切疼痛就该结束了。可是我错了。因为胎儿偏大,撕裂的口子开始缝针。超越了十级疼痛。半个小时的折腾,像从地狱拼命往回爬的感觉。终于满头大汗的医生告知缝针结束。我也长舒一口气。可是这依旧不是结束,不停的按摩子宫清楚淤血,痛彻心扉,无法忘却,无力记起。

  退出产床,老公过来拉住我的手,我看得出他眼里激动,而我已经无力动弹。按照护士的吩咐,要不停的按摩肚子以排除淤血,老公便是这样给我按摩了2个小时。看着他不停的换手,我知道手很酸却一直很坚持。旁边的产妇都是自己勉强用力自己按着,陪产的人眼里只有孩子,虽然吃了苦,我心里依旧感激不再完美的我还能遇到这样一个贴心的老公。让我在此时此刻过了20天写下这些的时候依旧热泪盈眶。

  我很感谢我婆婆进产房第一句话不是问男孩女孩而是说我辛苦了。这让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引以为傲。

  和所有的流程一样,生产完进入漫长的恢复期。

  2017.12.24

  ?
  (文/小鱼)

猜您喜欢...

编辑寄语

寄语

2017-12-25 19:34

我也是,还有三个月宝宝就要出生了,这几个月和老公吵了几次架,所以心里有点忐忑,我希望我能像你一样幸运。母亲都是伟大的

作者回复:我是幸运的,所以希望你也和我一样。生活是自己经营的,加油哦!

寄语

2018-01-17 06:53


上一篇:火车上随笔

下一篇:再见,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