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文字 >

糖碎,花开

发布时间:2020-02-13 04:53 类别:情感文字

  薛洋死后,金光瑶将他埋在一片金星雪浪下。也曾记年少时笑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金光瑶在坟前坐了很久,却只道,“成美,你且在此等我。”
  薛洋的虚魂坐在自己的坟头,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看着那许久未见的人敛尽了眸中的伤痛,嘴角重新挂起那虚假的笑,渐行渐远……
  时光流逝了岁月静好,薛洋有些不耐烦,金星雪浪虽美,可那个说好要来看他的人,却再也没有出现……
  “薛洋?”
  “叫你薛爷爷干嘛!”
  薛洋有些不耐烦的开口,从金星雪浪中坐了起来,黑无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薛洋,
  “跟我走。”
  “去哪儿?”
  “阎王有请。”
  薛洋沉默了良久,又望了望远方,才道了一声“好。”
  一片金星雪浪,听风起,似有诉,终无言,片片纷飞落尽了繁华万千……
  “薛洋,你可知,你十恶不赦,按理应入十八地狱。”
  “入就入,小爷还会怕不成!”
  “你且听我判官说完。”
  “你虽十恶不赦,但却有万人请愿……愿你来世与晓星尘,相遇相逢,相知相识,且一世安好。”
  “哈?!不是,你们开什么玩笑!”
  “本王从不开玩笑,只不过是异时空请愿……说了你也不懂,去奈何桥吧,喝下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便是轮回道,晓星尘等你很久了……”
  阎王说完,摆了摆手,黑无常便上前为薛洋引路。薛洋跟在黑无常身后,忽的开口,
  “小矮……金光瑶呢?他现在如何?”
  “他?六杀绝尽,做尽了恶事,被封棺中,七十二根桃木钉,永也无轮回。”
  黑无常淡淡开口,顿了顿,停下脚步,又道,
  “到了。”
  奈何桥头一位黑袍女子手中端着一碗汤,宽大的帽沿遮住了她大半的容颜。
  薛洋接过汤却没有喝,兀的一笑,将手中的汤碗打翻在旁妖异的彼岸花中,
  “呐,曾经我只知道糖葫芦很甜,后来才发现,糖葫芦,会碎,也会化……”
  “所以,我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都活不成清风明月。”
  “斩妖除魔,哪有为祸人间来得痛快!”
  薛洋的声音被风吹散,落入奈何桥的另一端。血泪浸透了眼上的白布,晓星尘手中无力再握住的糖,落在脚边,碎了满地……
  不入轮回道,私倒孟婆汤,大闹奈何桥。
  阎王见此,只叹息一声,便让孟婆将薛洋送回去。
  忘川之中,孟婆立于船头撑船,薛洋坐在船尾。许久之后,孟婆将船停在一处岸边,开口道,
  “你便从此处去,无论谁唤你也别回头,当你见到阳光时,便是人间。”
  “多谢。”
  薛洋下了船,难得的道了一声谢,:孟婆摇着船离开岸边,笑道,
  “应当是我谢谢你才是……谢谢你,愿意去救阿瑶。”
  又一阵阴风,吹落了孟婆的帽沿,那熟悉的容颜让薛洋一愣,
  “你是孟……”
  话还末说完,孟婆的船已经消失在眼前,薛洋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将那个字说出来。
  薛洋转身,向着前方看不见尽头的小路走去。不知走了多久,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阿洋,别走。跟我回去可好?”
  听着那曾经日思夜想的声音,薛洋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只道,
  “道长……不,晓星尘,你可知,你给的糖,八年也守不住……而金星雪浪,无需穷一生,也自得芳华依旧……”
  身后的声音消失,一道刺目的光让薛洋忍不住皱了皱眉。抬头,入目的是一片开得正艳的金星雪浪。花海之中,似有一个虚幻的影子,那人掩不住眼底的悲伤,却也依旧笑得温和,轻声开口,
  ‘成美,你且在此等我……’
  久久不曾见过的阳光,照在薛洋的金星雪浪袍上,风动衣襟,千万言语,只化奔向远方,只得一句,
  “等我……”
  多年前,曾有少年轻狂,降灾于世,也恨生此间。
  却依旧,惊艳了时光,潋滟了岁月。
  任世间有万千繁华,入眼入心,却只有一人笑颜……
  若有岁月静好,大抵,仅此而已……
  “君子成人之美,便叫成美如何?”

  【作者的话】来自恶友
  (文/黑白妖道)

猜您喜欢...

编辑寄语

寄语

2020-01-15 15:35

不错的故事情节,给读者一份美好的期待,愿你的作品越写越好。

本文作者

相关推荐

精品推荐

读文斋 管理员QQ(2959676741)
Copyright © 2012-2020 读文斋.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湘ICP备13001994号-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