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语录 >

1998难忘的事-乞讨记

发布时间:2020-10-01 06:21 类别:情感语录

  【上】

  回忆过往一事,仿佛就在昨天,记得那年我13岁小学毕业后就慑学在家,因家里条件有限,不得不跟随母亲去兵工厂生活区捡垃圾拾废品来补贴家用,刚开始我不好意思,总觉得捡废品是很丢人现眼的,母亲看我碍于面子就开导我说:捡废品不丢人,就算丢人也不丢钱,只要不偷不抢,咱就是不违法,面子不值钱,生活是苦的,只要努力赚钱,一切都会改变的,听了母亲的话,我知道家里唯一的负担母亲一人扛着,硬把一个女人逼成一个女汉子,想到这些我只好硬着头皮骑上我的凤凰牌大自行车,带上蛇皮袋和铁丝勾出发了,

  第一天,也是第一次放下了所有尊严去捡废品,其实在生活里没有尊严可讲,在生活里我和母亲过得其实就是下等人次,比起要饭的要好一点,也知足于家人的开朗豁达的心,

  到了兵工厂我把我的爱车停在了生活区门卫室外,提着蛇皮袋拿着钩子走向生活区垃圾区,就这样勾着可以变卖的废品,那些刺鼻的气味儿让我呕吐不止,那些装着屎的塑料罐子,易拉罐,破纸箱等,一一不放过,不到中午就捡了几蛇皮袋,带回来后分分类,拉到废品收购站卖了,第一天就买了八十多块,看到这几十块钱,我心里很开心,毕竟是我第一次赚钱上交给母亲,母亲给我十块钱奖励,剩下的母亲放起来。

  跟随母亲一个月后母亲就去镇上当保姆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捡废品,但是每个星期母亲都会回来,我都会把赚的钱上交,就在这次,母亲说她照顾东家老婆坐月子,最近不回来,让我自己看家,却不知厄运即将来临,在母亲这次回来后第二天早上就走了,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做着我的事情,

  这天我很早起床就到兵工厂生活区,捡了半天捡了一蛇皮袋的废品,这时一个大伯小朋友…叫住了我,他拿了几个纸箱和一桶踩扁的易拉罐给我,我连忙说了声谢谢大伯,大伯笑着说;小朋友,吃饭了没,怎么总是看到你一个人捡废品,我那时候没有过多的防备心,天真无邪,就这样和大伯聊了起来,就这样和他成了朋友,他告诉我捡废品不是长久之计,让我去学个手艺,他说他的儿子在郑州开了个饭馆,缺个打杂的,还教厨艺,每月200元,管吃住,我被他的话打进了心里,直接答应了,他给我说今天你把废品卖卖,收拾一下明天就去,咱们直接坐火车,你早上火车站等我,我答应了,不曾想我就这样掉进了火坑,

  【中】

  回家后整理好废品就卖了钱,洗洗衣服,吃了两包泡面,选了两身好看的旧衣服等待着第二天,那一晚我没睡着,幻想着去郑州后的希望,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起来,走路去了火车站,我家离火车站不远,五里路,当我到火车站时,大伯已经在站门口等着,我连跑带蹦的到他身边,在火车上他给我买很多好吃的,他的好让我觉得像是一个父亲,或许是我太想父亲了,也太缺父爱了,一点点好就能打动我内心,还是对社会不够认识,一点小恩慧蒋自己卖了还给别人数钱,而这个坑离我越来越近,我浑然不知。

  在火车上坐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郑州这一站下的人很多,大伯说我们到站了,准备下车了,来拉好我,人多别走丢了,我拉着他的手,出了站他叫了出租车,我们两个上了车,在出租车上坐了多久我不知道,因为我却在车上睡着了,这时大伯推醒我说:到了,我在迷迷糊糊中被他拉着下了车,我看到一个饭店招牌是君再来面馆,我开心的说:大伯,这就是您家饭店啊,大伯呵呵了一下说:不是,还在里面。

  就这样大伯拉着我的手不知走了多少胡同,转都转晕了,就这样走了很长的时间,走到一个很大的院子门口,院内还是三层楼,他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头,我打量了一下老头,只见他已经是有病的人,整个右半身不遂,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尿骚味儿,像是很久没洗澡了,这时我感到一阵恶心,毕竟这个味道我闻着难受,我看到大伯也已经手捂到了嘴上。

  但是进了院子老头直接上了门,我看到院子里有几个弱智儿,一身的脏衣服带着许多窟窿眼儿,头发长而黏在头上,这时候我发现他们都在看我们两个,我也没看他们,只是觉得这个院子里面都是味儿,大伯带我上了三楼,而三楼有一排有五六间房屋,这房子好像以前开过宾馆,只是装饰旧了,这时有个年轻的男人上前迎接了过来,直接对大伯说:叔,你来了,哟,还带了一个小帅哥,来来来,快上屋里坐,

  我和大伯一起进了屋里,进屋后男士冲了两杯茶叶水,然后打量着我,他们继续聊着,我也没有继续多听,而是打量着院子里的那些残疾人,却不知道自己会和他们吃住一起,他们聊了半天,大伯和男士进另一个房间又嘀咕什么我不知道,当大伯出来就告诉我说:你在这好好干,会有好出头的,我回去了,家里还有事,你在这乖乖的啊,我天真的答应了,然后男士叫来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一个小伙儿,让他教我里面的活,他送大伯出了门口就直接锁门了,这时小伙儿说的活就是出去乞讨,我直接连蹦带跳的冲下楼,我说,叔,大伯不是说让我在饭店学扯面里么?怎么???

  【下】

  这时他的脸翻的比书快,一巴掌呼了过来,你以为我花钱买你干扯面,让你来就是让你给我赚钱的,说着他撕了我身上的衣服,我口袋里面的钱也没收了。

  他从一楼房间里拿出一套又脏又臭的破衣服给我,还凶道今儿下午就和卢胖一起要钱去,敢跑我腿给你打断,吓得我都不敢说话,心里难受,嘴里不停的骂着大伯,你大爷的敢骗我,等我回去我弄死你,接着脸上又一巴掌呼了过来,我哭的很大声,反而他凶起来更狠,再哭杀了你,只见他拿刀直接把鸡一下把头剁了下来,我吓到了,不敢吭声,我说,别杀我,我给你要钱,这时卢胖下楼拉住了我,他有点胖胖,也很好,只是他右眼眼睛有问题,卢胖帮我穿上那套脏衣服,露着屁股,还用锅烟楣擦黑了我的脸和脖子手脚。

  就这样我被卢胖带着出去了,没走多远就到郑州火车站了,我心里大骂,你大爷的来的时候竟然带着我抖圈子,原来这么近,这时卢胖开始给我说你是被那老头骗了,他挣了1500块钱把你卖了,我是被我舅舅带过来的,我说你舅舅?他说打你的就是他舅舅,不过不是亲的,我无心听他的家常,我只想逃跑,他看我没回声,直接说,你别想着跑,没用的,到处都是他的眼线,以前有个跑了一会儿就被抓回去了,打的快死了,我说我知道,他说他也想跑,只是眼睛不方便,只好听天由命了。

  我看了看他,的确是,我和他在火车站出口端着碗,嘴里喊着幸好下午有几个可怜可怜我吧给我一点钱好么,我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这时有一个小伙儿给了我俩一人一个面包,还有每人一张2元钱,就这样转到夜里十一二点卢胖带着我回到了住处,老板点了点钱,我俩合起来有一百六十多块钱。